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我有一点想你

我有一点卑鄙的想念。我想念所有被我舍弃的选择,想念在左右间徘徊时做出的“正确”的决定的反面。

我知道这种感觉决不能持续太久,这种卑鄙的痛苦让人沉溺,而且在每次做选择时,过往的每次决策过程统统地都涌上心间。

这次花了三周半的时间彻彻底底地拜托了痛苦,从笼子里爬出来。本来是实在不想再回想的经历。但是我相信记录总能有点意义,只对我而言。

三月底决定离职后,一直反复的自我否定和对外界一切的控诉,对这个社会的不公感到极度的不平。有时失控得吓到自己,被自己一直以来虚伪扮演出来的温和和优雅在这小小考验下荡然无存。羞耻,强烈的羞耻。虚伪和懦弱展露得太赤裸,让我逃避一切。失眠,开始长久的无眠,身体伴随精神

+

我的引信已经被点着,什么时候爆炸!

+

We had fun before we hit the ground.

想拥有一个秘密的恋人,将这首歌放给他听。他一边听着歌,一边看着我落泪。啊。

玉兰花落了,长出花瓣一样的叶子。

+

sy;zg;sb

发布了长文章:sy;zg;sb

点击查看

+

Celebrate for nothing

发布了长文章:Celebrate for nothing

点击查看

又是无病呻吟一夜,什么时候敢真正地面对现实。

那我面对的该是哪个现实呢?

+

海上盛开了水仙花

发布了长文章:海上盛开了水仙花

点击查看

+

Lady Dog

发布了长文章:Lady Dog

点击查看


+

谨记谨记,切不可随意立flag。前两天刚活蹦乱跳,准备庆祝水逆即将过去,一切都渐渐变好,结果在周五晚上本该十分快活的时候生了病。脖子肿痛喉咙发炎,吃了一颗头孢硬熬了一晚,去医院查下来是急性颈部淋巴结炎,好几个肿块。心里一担心还掉了几滴泪。

一生病人又脆弱了两天,站着坐着都不舒服,躺久了也不舒服,总觉得全身都有毛病,瞬间变成六十岁。当然知道要保重身体,吃暖穿暖多做锻炼,然而更不能忽视的是心理健康,心理垃圾的积累一样会催生身体的不适。总之,新的一年一定要保重好身体,无论是身体或者心理达到了不适的边缘,一定及时将自己拉回放松的状态。

生病期间,又多亏了大龙对我的悉心照顾和我这个暴乱脾气的包容。感...

+

几分钟洗漱就翻上床了。之前一直苦恼的事也有了新的解决方案,为此伤神很多天费了很多心力竟觉得有些不值,也为自己这样的心里素质感到担忧。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比这严重的事还有很多很多,我真的可以做好吗?

新年前还会休假两天,是时候休息休息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无论是变与不变,还应做好当下的事。

+

养一盆水仙花

特别羡慕那些猫狗双全的人儿,两条狗一只猫,天晴了出去溜,下雨了窝在一起,实在是可望不可及的人生赢家。以前家里面养过很多猫啊狗的,白的花的,有品种没品种的都有,还养过鸟养过乌龟还养过兔子刺猬鸡鸭鹅。这种乐趣,越长大越是够不着了。以前看过的“毒鸡汤”,说是见过的人多了,越觉得人不如狗。希望我也能快快重新拥有自己的狗子。

把一点能量分散到我的植物上。夏天买的一盆杜鹃花,可能近来阳光不错,又重新结了一个花骨朵,虽然只有一个,也让我很兴奋,有了“初为人母”的感觉。植物的成长和人的栽培有那么点关系,但是更多还是因为植物本身非常顽强的生命力我知道的,绝不沾沾自喜。天开始冷了,想起是水仙花的季节了,匆匆忙忙...

+

无关水逆

越是在乎越在嘴上装出不在乎的样子。一直不相信水逆且默默冷眼看着那些把所有倒霉事都推给一个自然现象的人们。明明都是微乎可微的小事,明明应该自己承担一切责任......但是我知道的,很多事情说不明白道不清楚。比如一直稳操胜券的offer只隔了一个周末却因为十分狗血的原因丢了。没有一句官方的通知,还替他们找了很多拖延的理由。周一早上,看到大龙给我发来内部人员打听来的消息,我真的是难过了一会,更甚身在办公室之中,无法表现出来任何一点失去了仅有想要争取到的东西的难过。前前后后经历了两个半月的时间,忽然没有一点动静地就没了,我所担的心期的盼都付诸东流了。呆了几秒,还是忍不住隔空问候了贵公司。

想明白也不...

+

又是一年生日,本没有料想到会有什么新的变化,但意外获得一直期待的offer。一个全新全新的环境和机会,没有比较可言,忙碌拼命奋斗的日子就要这样来了嘛?就是我一直渴望的生活吗?还是不知道,边走边看 。

+

斑马和豹子真是最好看的动物了

+

一直保持朴实的心态 让我飘上天去 让我沉入海底世界

+

万圣节派对的扮相。
就像是影片中的“她”也在扮演着另一个角色,我也正是在扮演“她”扮演的角色。很高兴给自己一个设定,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人。很高兴。

+

© 一马林 | Powered by LOFTER